北京利立盈欣商贸有限公司
美酒分类
  • 自营品牌
    法国
    澳大利亚
    智利
    西班牙
    意大利
    南非
    德国
    阿根廷
    匈牙利
  • 名庄臻选
    1855梅多克列级庄
    1855一级庄
    1855二级庄
    1855三级庄
    1855四级庄
    1855五级庄
    圣埃美隆产区
    格拉夫产区
    波美侯产区
    苏玳和巴萨克产区
    波尔多中级庄
    勃艮第产区
    罗纳河谷产区
    香槟产区
    澳洲产区
    美国产区
    智利产区
    意大利产区
    西班牙产区
    德国产区
    新西兰产区
    加拿大产区
4000027519

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说,人为什么要喝酒?

之前我们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人类为什么要喝酒》,得出结论:吃是为了肉体,喝是为了灵魂!小编一直坚信着这句话,不过最近读到一些新的研究成果,才恍然得知,原来我们人类能从树上下来,一步步大杀四方走上食物链的顶端,酒精竟然也在其中掺了一脚!想当年森林深处猿猴争霸,喝不喝得了酒,决定了能不能从树上下来。也可以说,没有酒精,你就不是人……(认真的)

之前就有研究表明,人类不是唯一一个喝酒的种族。其他一些灵长类动物,以及果蝠,会将水果或花蜜发酵以享用产生的酒精。


喝酒1.jpg


这就是果蝠


饮用酒精对人类的祖先来说并不仅仅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有趣小事。我们早期的类人猿祖先拥有消化酒精的能力,这使他们在生存斗争中具有了至关重要的优势。那么,酒精对于我们的祖先有什么好处呢?这些好处在今天还存在吗?


1、酒精带来热量


埃克塞特大学保护科学讲师金伯利·霍金斯博士(Dr. Kimberly Hockings)和牛津大学进化心理学教授罗宾·邓巴博士(Dr. Robin Dunbar)的最新研究成果指出,大约一千万年前,人类的非洲猿先祖正面临和猴子的生存竞争,因为难以消化不熟的水果,猿类的族群数量本来是处于下风的。但后来大概从某个偶然的契机开始,它们吃了掉在地上的水果,这些水果很多已经开始发酵并产生了酒精。


至关重要的是,猿类可以适应过熟乃至发酵了的水果,而猴子无法消化乙醇,也就是说这部分水果它们是不能吃的。发酵的水果带来了酒精,进而带来了能够帮助生存的热量优势,帮助我们的祖先度过了艰难的生存时期。


喝酒2.jpg


这种对酒精的适应直到现在都能对人类产生影响。在一个动物家族中,几千年来的饮食模式会把生存的需求不可磨灭地印在后代的脑子里。


酒精与人类的关系和高热量食物其实如出一辙。曾经,卡路里对人类的生存至关重要,在现代社会,许多食物都要经过高度精制、加工,高热量对于我们的祖先来说是必要的进食习惯,对现在的人类来说,这是牢牢印在脑子里的生物本能。


但现实情况是,饿殍遍野的时候多吃点能活下来,但对于现代社会中的大多数人类来说,食物已经不再是稀缺资源了——不光不稀缺,还很过剩,令人头疼的问题从“上哪弄吃的”变成了“吃不完怎么处理”,这导致许多人在保持合适的饮食习惯上出了问题。


类似的概念也适用于酒精,现代人摄入过量的乙醇(比如酒精中毒),理论上来说也可以视为某种营养过剩。那些饮酒过量的人摄入的酒精可比人类祖先多得多了。


2、酒精是社会关系构建的润滑剂


还有一个好处你可能不会立马想到——社群,酒精可以使人类维持友谊和社会关系。不管是猿也好,人也好,都是极度社会性的动物,除了基本的卡路里优势之外,适度摄入酒精还为早期族群社会关系的构建起到了润滑作用。


人类的社会也并非一开始就有的,而是进化形成的,最初的目的便是抵御天敌。但形成一个群体势必会有很多问题,比如资源有限、内耗损失、时间成本、有人摸鱼等等。怎么解决呢?邓巴博士在《人类的演化》一书中提出过社会大脑假说和时间分配模板,也就是说人类的脑容量必须不断扩大,并且有足够的时间来社交,因为认知和社交这二者是相互促进的。


考虑到原始人每天的时间几乎都花在来觅食、赶路和打架上,很难有大把的时间来社交,那么就只能提高社交效率了,怎么做呢?


一个是语言,另一个便是笑。原始人还没进化出冷笑、假笑、奸笑、笑里藏刀、皮笑肉不笑,他们的笑就是笑,高兴。吃点腌果子、喝点小酒,摄入点酒精,脑内多巴胺跟着水涨船高,笑得根本停不下来……搞团建,如此简单。


但是,现在大家都知道过度摄入酒精是不好的,所以问题来了——


3、酒精带来的坏处在进化上又怎么解释?


尽管过度摄入酒精有一定危险,但人类与酒精的关系本就是多方面的,现在人们提起“酒精”,往往只能想到“喝醉”或者“社会问题”,而忽略了它对过去以及现在人类社会与文化构成中的重要作用。


有人极端地认为饮酒百害而无一利,但这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说是讲不通的,因为如果一个种族的某种行为不能达到持续生存进化的某种目的,那这种行为就一定不会持续下去。


进化的问题可以简单理解成收益是否超过了成本,若是,则该物种会得到进化,和做生意一样一样的。就好比当初猿类从树上下来,所获得的收益一定超过了舍弃旧习惯与本能的成本;学会使用火的收益也一定超过了可能引起巨大火灾导致族群灭亡的这种风险成本。


本质上,进化是一种权衡,有时意味着副作用你也得接受。但是存在即合理,若酒精的副作用超过了对生存的帮助,那恐怕现在它早就跟隔壁甲醇扎推抱团去了。


4、酒精有利弊,摄入要适量


尽管老祖宗依靠酒精才活了下来,但考虑到我们毕竟早已脱离了原始人阶段,现在愁的不是怎么吃饱,而是怎么别吃成“过劳肥”,保护肝脏要紧,所以酒精的摄入还是要适量啊~尤其快要过年了。


嘛,说这么多,其实既不是想为我们喝酒的行为强行找个借口,也不是想宣传“饮酒有益健康”,只为博君一笑,因为喝酒不需要理由啊——

我就是很想来一杯。